欢迎光临中华古琴网!
查看: 847|回复: 0

读《三琴记》随想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7-5-28 00:47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欧阳修《三琴记》:“吾家三琴,其一传为张越琴,其一传为楼则琴,其一传为雷氏琴,其制作皆精而有法,然皆不知是否。要在其声如何,不问其古今何人作也。琴面皆有横文如蛇腹,世之识琴者以此为古琴,盖其漆过百年始有断纹,用以为验尔。
其一金徽,其一石徽,其一玉徽。金徽者,张越琴也;石徽者,楼则琴也;玉徽者,雷氏琴也。金徽其声畅而远,石徽其声清实而缓,玉徽其声和而有余。今人有其一已足为宝。而余兼有之,然惟石徽者,老人之所宜也。世人多用金玉蚌琴徽,此数物者,夜置之烛下炫耀有光,老人目昏,视徽难准,惟石无光,置之烛下黑白分明,故为老者之所宜也。
余自少不喜郑卫,独爱琴声,尤喜《小流水曲》。平生患难,南北奔驰,琴曲率皆废忘,独《流水》一曲梦寝不忘,今老矣,犹时时能作之。其他不过数小调弄,足以自娱。琴曲不必多学,要于自适;琴亦不必多藏,然业已有之,亦不必以患多而弃之。
嘉佑七年上巳后一日,以疾在告,学书,信笔作欧阳氏三琴记。”
   欧阳修毕竟大文豪而非音乐家,既然蓄琴不患其多,何学习,掌握,创作琴曲,患其多耶?古人又有言:不操千曲,难为知音。虽然,吾知其不易;今而后,愿学者勉哉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